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少女心事(下)

背靠着墙,粉尘味很重所以并不敢靠很近,可是面对的是一双幽深的眼睛,令我感到不适的目光。
“数学选修3-5 昨天课上讲的那道题,你会了吗?”
其实换道题,听到这个开场白肯定是两眼一抹黑。不过这个,自然就是认真听了也没听懂的状况。
“不会。”
他拖过椅子,摊开书,看他细长的手指快速翻动书页停在昨天笔记旁边我还在发懵。直到他飞快地在我眼前打了个响指,视线强迫着我看书上示意图。
其实我还在发呆,普遍得,就像在数学课上直愣愣得盯着白色粉笔拖挪出的陌生数字和符号。他没打断我,流畅得讲完后扫了我一眼,抽开椅子,走了。
一如悄无声息得来一般,没什么铺垫。
大概是隔了一天吧,几乎都是能把这事从我记忆里消掉的时候了,“啵”得一声,将吸管戳进塑封好的去冰苦瓜奶茶里。这会教室里没人,就我一个吧,我想。
若不是确确实实在一个普通而平凡的没有任何超能力的世界里,我真的怀疑这个一米七出出头也不比本小姐高多少的面瘫矮子是不是会瞬移。
“昨天,你听懂了吗?”他的声音有点闷,可能又把半张脸埋在围巾后面了吧。我没敢抬头看他,怕蓝色的神秘眼睛里会掺杂些叫失望和挖苦的含义。
我低头搅了搅苦瓜奶茶,在思考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学个瞬移,入土也可以。
“唉…”一声短叹,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凑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带你……考前复习。”
事实上,从懵逼到答应,只是奶茶摔了被他接住的瞬间。
“好的…”
高三了呀——经历了两年半狗粮洗礼,模范情侣雷德祖玛和平分手,欢喜冤家雷狮凯莉分分合合……我和卡米尔,显得那么的稀奇又普通。就像两人不牵手走在大街上,“呀,是对情侣呀 。” 然后没了下言一样的安宁。
“卡米尔卡米尔卡米尔。”梦里醒来有些不知所措,是梦么?我翻看着手机,暗暗的光反映着凌晨五点半的时间,也昨晚互道晚安的消息留言。

卡米尔。艾比。
就该像写在座位表上一样般配呀。

短信的最后几条是,
【明天哦,明天我们就去告诉其他人我们在一起了好不好?

卡:好。

那,晚安啦!

卡:晚安。】

——

呐……
下次碰到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和你打招呼了呀。
呐……
下次放学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不前后步得寂静无言了呀。
呐……
下次梦到你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吻我一下呀。

只是个梦啊……我醒来时毫无知觉,额头烫得过分,嗓子呜哑哑得发不出声来。“老姐,你发烧了。好好睡一觉吧。”

其实梦里,卡米尔还和我看了一场初雪。雪棉絮般得铺满了凹凸大街。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了尽头,相视一笑。抛下了小红伞,他抱起我转圈,然后一起摔进软乎乎的雪堆里。红色的围巾没遮住他的笑,天使也难以比较。

呐,今天下初雪了。我差点忘了,在这里呀,暖和又含蓄的南方,哪里有那松松软软的雪堆,就像哪里有陪我走到尽头的他呢。
大概在梦里吧,我亲爱的卡米尔。梦是反的,雪是反的,你我的路也是反的。
描绘不清啦,我也许烧糊涂了,也许醒着,也许梦着。卡米尔,别再在梦里出现啦…

是个玻璃渣呢……
依旧希望有人喜欢。
谢谢♡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