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甜酒

    
      安迷修在等艾比,夜已经很深了。环卫大爷推着车,严肃的扫了两眼拎着小红伞的安迷修。大概在怀疑这是个小gay佬还是不良青年。
大概是前台姐姐欣赏美色够了,抬头见这青年还在,好心得告诉他可以进去看看,不查身份证。
     六月的尾巴呀,美好的未来和离别。安迷修的邻居兼女友艾比,高中毕业了。同班玩的不错的同学组团来KTV唱歌。安迷修轻轻推开门的时候,有些发懵。
也不知道哪个孩子带来了一袋子的罐装酒,小茶几上东倒西歪全是空掉的易拉罐瓶,还有被遮了一半的真心话大转盘云云,想来一晚上也是闹得够疯。包厢里的灯有些粉,也是暧昧的颜色呢。倒是有些庆幸,把自家小姑娘在毕业季前追到了手,要不然半路出个谁都是危险。
    艾比坐在靠里的沙发座上,背对着门大概在看手机。临门的男生看到安迷修,便戳了戳旁边的开黑团,挨个从喧嚣的包厢传话过去,直至艾比被身边女同学咬耳朵,“艾比艾比,你男朋友来啦!”小姑娘抖了个机灵,手里的易拉罐急急忙忙放在地上,扯过旁边的灰色兔子包就在一声声虐狗中被安迷修牵着跑了。
   “喝酒了吗?”大厅的灯比较明亮,艾比忍不住揉眼睛。安迷修低头给她理头发,看那被揉红的眼角和泛红的鼻尖和脸蛋透着些甜酒味。“一点点!就——一点点!”
    六月晚风微凉,还有点蒙蒙雨。的士师傅大多也交接班,很难打到车。可能因为果酒度数也不高,或者艾比酒后状态太好,一路上蹭着安迷修的胳膊扯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到——家啦!”安迷修撑着伞没追上蹦蹦跳跳跑得起劲的艾比,今天出去玩和埃米说了一声就没再听他唠叨,以至于钥匙也没带,只拽走了放了手机的兔子包。收伞的片刻间,有点点发酒疯的艾比挠了两下自家的门,然后一个回扑,乖乖蹲到对门安迷修那儿。
    “咦?不让埃米给你开门吗?”安迷修将伞搁在门口伞具架上,伸手揉了两把敲起来的呆毛。“不欢迎吗?”艾比此时就像一只醉醺醺的红眼兔子,揉着她的隐形兔子耳朵走入了她男朋友的狼窝bu。
     “饿不饿?”安迷修跟埃米发了个短信后,见他家小姑娘直奔卧室去了。兔子包扔在了地上,外套在床尾,而红发姑娘缩在被子里露出一点发尾。“不吃点东西么?胃受不住吧?”安迷修侧坐在床尾,见她挪动着从咖色被子里露出依旧泛红的小脸。
     “你猜猜——嗝,我今天喝的什么味?”果然没醒,微醺的艾比说话还带点卷舌,打了一个带酒味的嗝。眼睛像灯光下的红宝石糖,晶莹并且甜美。“在下可猜不出哦。”安迷修无奈地将斜挎包放到衣架上,后走到床边摸摸她的额头。
     “不行,你得猜,要不然今天——你睡——地板!”小姑娘眼睛眨眨,却是表演得一脸无辜。
“嗤,可是猜对了,在下有没有奖励呢?”安迷修轻轻掐了一把艾比的脸蛋,遭到了一个大白眼。
     “我得想想…”未等她说完,安迷修前倾,轻轻地吻了他的女孩。
      今天艾比擦了一点Mac的forever darling, 去派对前还被他蹭了点在脸上,是淡淡的巧克力味。而此时少女的唇有桃子的香味,甜香,是那种少女特有的软糯的甜。
喝酒后会比较燥热,况且艾比闹腾到现在了。而安迷修始终因了寒风吹许久,连嘴唇都有些凉。所以说触感不错,有点像夏日午后的薄荷茶。艾比下意识地双手抱住他的颈,两人唇舌摩挲了片刻……
   “桃子味的哦,我的大小姐,晚安。”他将滑落发尾的发圈摘下顺手套在自己手腕上,将头发轻轻地理顺,凑在艾比耳朵边说道。疯闹了一天下来,艾比早就困得不成器,纵使她的骑士一吻提神也没持续多久。安迷修替她捻好被子后,放下装了温水的保温杯在床头,将小灯关了,离开卧室。

手机屏幕上暗暗的光,闪现着埃米给他的留言。
【埃米弟弟 : 我不想那么早当舅舅。】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