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羊羔(上)

     一天又要结束了,安迷修将厚重的外袍解下,好让疲惫了一天的身体喘口气。看着有些落灰的羽毛笔怅然,那个红发的小魔头,不会再在他写日记时给他捣蛋了。

   火焰的颜色和她头发很像,直至云端,火烧云的黄昏。云是诡谲的,夹杂浅紫,金黄,甚至隐隐的黑。若是平常大概安迷修也会伴着晚钟声欣赏片刻,然后隐于窗口。她穿着白色长裙,长袖,几乎遮过脚裸,红宝石色的眼睛溢满了无辜和惊慌。
哎呀哎呀,和她身份对比,是多么讽刺。

“驱逐女巫——”“烧死她——”艾比怔怔的看着一张张平日里还算熟悉的脸,有些甚至曾经给她面包,祝福她和安迷修...哈,愚昧的羊群,最蠢的那个呆瓜被他们锁在塔楼了...
     艾比仰头看了眼钟楼的方向,看不太清呢.-是因为有眼泪吗? 还是看不到你最后一眼呢? 好不甘心啊.栽赃原未只需要几只丢失的牲口,原未信任脆弱得不堪一击,原来异乡人永远是异乡人。
  不太甘心呀,我亲爱的爱侣。不太甘心呀,要变得你不认识了呢。
——
     艾比是个女巫。她也曾是村落的宠儿,倒不是说她未自什么显责家族,她只是一个七八岁时流浪至此的孤女。艾比运气不错,她遇到了年轻有为的神职愿意接纳她,
那便是安迷修。
    青年少女相处共事,日久生情免不了俗,他们在一起了。纵然民众认定了他们伟大的神父改找一位身世地位更加匹配的大小姐,如邻镇星月镇的镇长女儿。但红发姑娘度诚祷告,施粥,为伤患包扎伤口的形象也留在了他们心里。

“神会祝福他们吗?”有些人不看好这段爱情。因为他们的教父有一双干净的如天的蓝眸,纯净得不敢直视怕会玷污,而这个红发的姑娘呀,有一双血色的眼眸,那可不是个好预兆哦。
     牲口惨死在院落里,井里打水带着红色的血丝,跟风的传言见过艾比双手带血……“异乡人就是异乡人。”有位夫人厌嫌得扫了两眼艾比光洁的脸蛋,她曾经还想让自家女儿和牧师培养感情呢。
     女巫可能死了,可能魂魄散了。没有人蹲守到大火的结局,他们都沉沉得睡去……醒来时绞架台边干干净净,无污无尘。
    他们说,伟大的牧师如天的眼睛里划过了黑色的星星,那是污秽之物。安迷修是个虔诚的教徒,他依旧尊敬谦卑得做好本职。但当有妇人又拽着他的臂膀,眉飞色舞得推荐自己似玉女儿时,收到了一个深渊般的凝视。
       他们忘了,他们的神使曾经与狮子搏斗,他不是局限在温柔乡的无知绵羊。那眼神呀,毫无感情可言。没有愤怒,没有失望,只是直愣愣得看着她们,隐约看到了吐露在紧闭小嘴外面长长的粉舌们。
     逐渐地,他们不再关切安迷修的婚姻,但是把闲言碎语加罪于那个红发姑娘,却又在字里行间避开这个名字。不知道牲口井水谣言有没有出口,真相水落石出没有?也许找到了,也许没有。但是真相隐于人口,不约而同得选择埋下他们自己的过错。
      安迷修再次将自己锁进塔楼,将钥匙随身携带。回旋的阶梯很长很长,就像曾经幻想和她在一起的未来那么长。不一样啦,不一样啦。安迷修拖着沉重的步子,托着白烛,慢慢的走到顶楼。那里有把木椅,有条长桌,有个窗口,可以看到绞架台和黄昏。

——未完待续
唉,就是超级想分开来发bushi

咳嗽到死去活来,不确定今天能写完,干脆分上下啦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