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羊羔(下)


     牧师大人倦了,眼睛毫无抵抗得慢慢合上。若是能自然睡,是有多美妙。梦里的红发姑娘,是真的很乖巧,从来没来打扰。晚风有些呜咽,嘤嘤得叫唤着,没人搭理。无知的羊正在咩咩得共进晚餐。
     有个黑影越过了大大敞开的窗口,稳稳得站定在斑驳的石砖上。小高跟的黑色小靴点着地,对睡熟了的牧师饶有兴趣得打转。安迷修的手刚被绑在椅背,他酸涩的眼睛眨动了下,迎着有些强烈的风,眸子显得更加酸涩。
     梦中梦么?他好像看到了和她一样的红色长发,不过她穿了黑色的长袍,隐约袖口有道白边,那是圣洁的符号么,还是对可怜的教徒的一点悲悯。隐隐绰绰,她的名字呼之欲出却又哽在喉咙口。是有没有将心爱姑娘救出火场的羞愧么?还是对身后那些羊群的管教无力?
      “安——迷——修!”他的红发姑娘正凑在他眼前喊着他的名字,近距离得看,白里透红的脸蛋一点都没被火焰熏皱,宝石般的眸子透着猎食者的狡黠。“艾比小姐。”纵使多么亲密,称呼却是不曾更改,除了那天安迷修被强行拖走锁进塔楼前,撕心裂肺的一声吼。看着小姑娘完好无损得出现在面前,纵使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一副食物该有的姿态,却也是松了一口气。
     “很…想你。”年轻的神职在所经历的前半生都献给了主,纯净并神圣的情意没有什么私人态度,所以这三个字呀也羞得他耳尖泛红。艾比樱口微张,却没说什么。双手环住他的颈,似是逗他玩一般,侧坐在他的大腿上,看牧师那浅褐色的脸颊瞬间如同抹了出嫁姑娘的胭脂。
     “我亲爱的教父呀,异物是什么呢?”不知女巫的眼睛有没有蛊惑性,弯弯的羽睫像是扑闪在安迷修的心里,樱桃红的眼睛透着无辜。她不等迟钝的爱人支支吾吾的回复,孩子气得咬了一口他的颈,留下两排小小的牙印,似是不满意得咂咂嘴,跳出了她爱人的怀抱。

“艾比……”在一段放空的静止后,安迷修先开了口。他的姑娘坐在了长桌上,正无聊得手指绕着长发。“我没有办法放弃我的信仰…”艾比轻轻哼了一声没有继续打断,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似是在等着什么不可信的下言。

时间又是一阵静止,双方对视,这个坚强的姑娘呀,忍着眼泪不会吧嗒吧嗒得掉下来。

狼有没有可能和牧羊犬在一起呢?

上帝知道吗?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但是安迷修不是牧羊犬,艾比不是狼。

她默不作声得将绳结松开,然后准备将大大的帽兜戴上遮住一切见不得光的,却被安迷修握住了手腕。艾比满脸冰霜得盯着他,一言不发。

“作为传教士,一生应该歌颂信仰,指引教徒…”他紧紧皱着的眉头舒缓开,似是背诵了什么赞美词一般愉悦。“信仰是你,教徒也是你…那么,你愿意吗?”

做一个传教士的妻子,陪着他为了信仰漂泊各地。

“安迷修…你老是说这种恶心人的话。”姑娘眉眼弯弯,是否是遇见心爱的人了呢。

烛光摇曳,照的旋转阶梯很长很长

就像他们即将共度的一生一般的漫长且甜蜜。

哒哒哒
上一次那么轻快地奔跑,是得到唱诗班的名额
哒哒哒
上一次那么急切得追逐,是想快点扑进他的怀抱。

钟塔被焚,三天三夜,扑不灭。

他们说,是那个红发的女魔头下的诅咒,将他们可敬的教父烧死在塔楼中。

羊群没了保护,狮子要来了么,暴风雪还远么,饥荒也快了么,唯一匣子里的希望已经离开啦…尽快的,尽快的,吞噬一切吧……

生病拖了很久…
这是我很喜欢的题材。
预告一下下面一个安艾小短篇?

人类安迷修x人偶艾比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