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女巫的面包(上)【安艾】

cp安艾
不喜勿看

梗来自欧•亨利大师的《女巫的面包》
向短篇小说大师致敬。

      安迷修有一家面包房,就在街角,在淳朴简约的大街上也是一个香甜的风景。
     在清晨阳光还没有透过薄纱帘照向阁楼的窄小床板时,安迷修的第一炉面包已经在刷油上色了。奔跑着来买早点的孩童,步履摩挲的老人停留在店里闲聊,偶尔窈窕的淑女敲敲圆桌,脸颊泛着红晕得点杯咖啡。那像猫儿似的眼神再东躲西藏得关注着年轻的面包师的一举一动。
     被不小心洒落的面粉呛得够呛,还是热可可酱烫到指尖,都会被捕捉到,白色桌布边的玫瑰花们轻轻地娇嗔,想引起面包的注意。

    与面包所相配的是黄油,香软醇厚。

    安迷修是个多情的人,倒不是说今儿搭讪东街卖花姑娘,明儿和北区佳人月下私语。他关注着蹦跳滚动的可可豆,细心得安置着初冬摘下的奶油草莓,陶醉于使面团变得蓬松柔软……以及,在他眼中预定了一席之位的红发姑娘。

      第一次见到艾比小姐时,安迷修正不巧搞得自己半身面粉尘,正准备说几句客套话来表达这种形象出来面对美丽小姐的歉意时,就被毫不客气的不耐烦顶了回去。

“两个陈面包。”

     来者面庞清秀,被修长匀称的安迷修衬托的更加娇小。红色本该显得妖冶,但因这姑娘被风吹冻而泛红的脸蛋而蓬勃活力。她穿着有些灰扑扑的白色长裙和浅绿色的披肩,裙子似乎有些不合身,不仅没凸显少女苗条的身姿,宛若一个面粉口袋似的,袖口可见的灰黑。裙摆摇动隐约露出姑娘藕段般白皙小腿和浅咖啡色的羊毛袜。
      她眼角还有少许的蓝色颜料,一点也不显得邋遢,反倒是给精致的脸带来了些许生气。
由于是初次见面,很早就习惯了每天常客的安迷修不忍在装面包时多看了她几眼,却引来暴脾气的姑娘的注意,“没…没见过——”可能感觉到自己随便着装出门的糟糕形象,并且误会了安迷修眼中仅有的好奇,但话音未完就被打断了。
    “抱歉小姐…初次见面,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安迷修慌忙的摆摆手,险些将手里的纸袋子掉到地上。 艾比坐上离安迷修最近的高脚凳,“多少钱?”
    “一便士,我美丽的小姐。”她将钱放在自己面前,并纤细的手指敲着桌子,当安迷修迟疑着伸手过来时,用着随身带的铅笔在他手心写下了浅到几乎不能识别的字,艾比。然后抓起装陈面包的纸袋子跳下椅子,像得到食物的红毛小狐狸一样溜了。

“希望下次光临,艾比小姐。”

      安迷修人善热心,况且皮相极好,纵使父母双亡但是经济独立。小镇上不缺姑娘悄悄地向这位面包师暗送秋波。不是不爱,只是时候未到。

      面包师看了两眼手心模糊的铅字,红发姑娘的呆毛刚蹭着了他的脸,触感毛绒且有点隐隐柑橘的香气。艾比小姐,会成为在下店的熟客么?他边收拾了余留圆桌上的咖啡杯,边泛着傻气的想着。

————大概是放寒假前最后更新Ծ‸Ծ

虽然离放假就一天半了

《女巫的面包》是我很喜欢的一篇短篇,它的结局是真的令我惊讶不已。当然这里会修改并且是个he

有可能会写角色互换的《女巫的面包》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13 )
热度 ( 26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