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猫和她的铲屎官(叶柔)

叶修x唐柔
死亡游戏世界
不喜勿看
喜欢我给你爆灯qwq

是个玻璃渣!!!

他们说,活是幸事,死是解脱。
好像好话坏语都被翻出了两面的好。
也是不耽搁的积极向上了……
--
【这个梦总觉得玄乎,好像以前也有过几次,记忆模糊,那次身份还是个间谍,看看多不正面。技能用完后还披杀手挡刀,啧啧,演技是够可以不过公开处刑可真不好受,不过幸好小唐不在。】

他来的时候写的算是日记的玩意儿吧,字歪扭着,辨别了好久才认出写了什么。笔芯已经被折断了,不知道算不算预料了今天就over的结局
--
     “你以为哥不要面子啊,能死好看点吗?”期限快到了,他摸索了片刻手边寻了根没潮的烟,一晚上被锁链缠着酸疼,手都有点拿不动烟。猛吸一口时还有点呛喉咙,不过死前还能抽根烟,也算是赛过神仙了。
    “其实进来前不久,我陪小唐去了趟剧院,一场音乐会,是她曾经导师带的学生团。虽然你也知道我这人吧,有这时间还不如溜进网游喊着包子去抢几个野图,但妹子不是擂台几局pk就能抱回家的,你以为是隔壁黄少天的迷妹粉啊。”叶修似乎想到什么似的,还有些局促得搓了两下手心。“不过您别说,那指挥的头肯定抹了好几层油,闪光灯都没他闪。”
    被他的大喘气发言逗乐,笑中不忘捕捉到他埋头嘟囔了句,“喻文州那个心脏以后也这个样儿。”这也不算特地针对喻文州一个了,叶修这次选中的身份是彼得潘,听生死。选择听当夜生者还是死者的具体身份,以此来推断他身边的团队对立,好死不死听到了个死去的喻文州是个第三方,一点为团队做贡献的机会都没。
    “你们这次是真不厚道,我戒指都没拿出来呢,就又进来了。”叶修吐了个烟圈,稀薄的圈没持续个几秒就消散了。他定定得看了会出神,不再多言。
----
【不知道算不算是梦诶,不过的确真实,疼痛也是,挣扎也是。
总有一种事情期待正等个结局却被戛然而止,哽在喉咙里的小鱼刺,咽不下吐不出,硬生生的夺了全部的存在感。】

唐柔的字干净整齐,不说秀气也是大方得体。在写标点时微微扬起的句号收尾藏了点女孩爽利的个性。
--
    她抽到了柴郡猫时在暗暗庆幸。在脑子里库存不多的童话里包括了爱丽丝,以及乖张丑萌的那只猫咪。
     唐柔晃了晃脑袋,顺贴的头发跟着她摇摆着,大概突发少女得想长出对猫耳朵吧。毛茸茸的肯定可爱。

叶修喜欢猫吗。
不太清楚。

     “柴郡猫啊,夜里行动,仅一次机会。选择一名保护者和铲屎官…噗嗤,铲屎官。”唐柔坐在床头看她的卡片,凭空出现的精致游戏通知。“如果当夜铲屎官被杀,即保护者替他死亡。”念完她咂了咂嘴,觉出这是个很可以暗藏私心的身份呀。

     第零天,也算是游戏还未开始,人员全部还存活的太平时间,所以此刻还算是可以愉悦的和队友共享餐点,唠嗑取闹。唐柔推开大厅门时,里面人已经差不多快到齐了。叶修坐在角落沙发似是心有灵犀一般,回头看见了冲她挥了挥手示意。
唐柔点了点头,取了一边递过来的餐盘去了茶水台挑小点心。可能是裁判长今日也是闲暇,甜点饮品都是精致上档次得够可以,万花丛中过,唐柔选了抹茶榛子慕斯和草莓拿破仑。正准备离开时,看到了餐桌放在末尾盘里的年轮蛋糕。
    “劳烦一杯美式,加冰,谢谢。”她对侍者指了指兴欣占据的沙发角落,然后托着两餐盘走过去。
沐橙正挨着叶修听扯皮,见她带着甜点走过来眼睛直发光,唐柔冲着她对口型,“自己去”苏沐橙终于看到另外个餐盘只有叶修喜欢的年轮和一枚麻薯蛋挞时,幽怨的眼神向唐柔示意着偏心后暂时离开了。说是取蛋糕,倒不如说不做电灯泡?纵使他俩没个正式申明,但叶修她也算知根知底了,那行径啊是看得出来的。哪次叶修陪她看电影不是睡得香到喊不醒??高雅艺术就更别说了,曾经柔柔都是带着她这条小尾巴去欣赏的。

队宠沐沐受到伤害。

    “哟,谢谢啊。”叶修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盘子,掰了块年轮蛋糕边瞧了两眼自己女友,不知道得还以为唐柔脸上开了朵花,以至于叶修看得那么起劲。
唐柔在低头想事情,并且娴熟得切了一小块拿破仑尝味。草莓很新鲜,多汁还有点微酸,不过和甜味奶油很般配。酥皮酥脆层层叠叠,浸透着醇厚的奶味和黄油香。
     “好好活着。”唐柔余光扫到苏沐橙端着盘子即将走过来,突然别了出句话,像是怕多说一句就会哭出声,紧闭着唇低下来头继续佯作专心切慕斯。她是个坚强姑娘啊不是么,可是爱人使人软弱,情感使人无能,有些死亡游戏我们无能为力,那只求别死在你面前吧。
     “那是…希望吧。”叶修又上瘾似的想摸根烟出来,见坐邻座的还在默不作声切慕斯的姑娘,又将烟盒塞了回去,伸手掰年轮。
说说笑笑,一天就会过去。夜里要睁开眼,做那些惹人心疼的行动。保命,自己,爱人,朋友……

    “今天,行动的。铲屎官叶修,保护着选…。”她漫不经心地说,在法官如同柴郡猫一般消失在她眼前后,将床上的一毛绒玩具扔向墙面。她侧坐在床边,双手相扣,指针滴答滴答,侩子手讨论完了么……

猫咪呀,夜间眼睛会发光。身手矫健且轻盈,锋利的爪子藏在雪白的肉垫下,伪装成个温驯模样,遇到认可的铲屎官时还会抖抖尾部蓬松的毛去蹭他的小腿。若是被喜欢的人抱在怀里呀,那就像个纯天然的毛团团暖炉,被抚摸柔顺毛发时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表示愉悦。

那天,杀手将尖刀触碰上了唐柔的名字,倒是不见太多的血。

     梦里有婚礼的奏乐,唐柔皱皱眉,想起了叶修弹过的野蜂飞舞,乱糟糟的。忍不住笑出了声,只是那人听不到就是了。眉眼弯弯,梦里相伴。

    唐柔死了,她被安置在一个很多层的结婚蛋糕最上端,就是不知道是恶趣还是对美丽姑娘的恻隐。她呀,成了这个游戏里最美的新娘,洁白的纱裙拖尾盖过这整个厚重奶油蛋糕,为数不少的玫瑰花瓣做了点缀,只是猜不透是花瓣还是血花就是了。
       她的纤纤玉指藏在花束的两边,白皙的手背被长钉狠狠穿过,与那娇俏的捧花再也分离不得。过了夜,在气色好的尸体也开始泛青色,那两坨诡异的红色好在被头发遮得七七八八,否则呀,她的新郎要笑话她了。

      她的新郎笑不出…除了愤怒还有什么呢。死亡游戏,容不得亲情爱意,容不得同死这么有意义的事情硬性发生,除了在一开始就被选中的殉情对象。像牵扯木偶一样,你动,我也牵连。
      法官留下了字谜,无形的手将风波推给了失神的叶修。毕竟游戏没有什么缓冲时间,每一秒都是不会cut的戏剧演出。他彻底失了声,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将钥匙硬生生掰断了塞进笔记本里。

白天,投一人出局,名曰票选,另称…放逐。
      叶修获了7票,他没试图挽救自己,就这样平躺在床上放纵自己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出神,可能在想只不太爱说话会捕鱼的小猫。
      法官还算有礼貌,轻轻敲了门,示意该换个地方呆了。叶修慢慢踱着,在唐柔房门前停了下,似乎看到了对在晃动的猫耳朵,乖巧温驯,锋利藏在柔软之下。
他的后半夜被套上了枷锁,在囚车里过得。他身边有烟,有打火机,没那只担心她吸二手烟才克制自己的猫。

也是……别样的舒心?

叶修自嘲,跟陪他过夜的法官说说笑笑,还指了指现在裤子兜还放着的压在烟盒里的戒指。
----------
我的新郎啊,怎么总是慢了半拍。

你可得等等我,等我接过你的捧花给你戴戒指。

----------

在这里说下剧情(如果没看懂的宝宝)
柴郡猫身份:如果铲屎官夜里被杀,保护者替铲屎官死。其他时间则无效。
叶修夜里没有死,是白天被票杀,所以唐柔没保护到。
可以当做是一个死亡游戏世界设定。叶修参与了很多回的那种
法官是执行者没具体人员代入。
感谢超级棒的Apate版杀组织,该剧情有上一次的版杀叶柔真实状况改编。

笔芯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4 )
热度 ( 16 )
  1. 陆流黎褚 转载了此文字
    当事叶(?)来给黎黎爆灯(*'▽'*)♪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