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神明

我在祈求上帝…不论黑白颠簸,戏弄游戏,弱小的羊羔只学会了无用的咩咩叫唤。能保你成为神明么?奉上什么都可以哦。
——
比起渊博的大人您呐,这只不喜笔墨的小猫显得太多余啦。除了整日的喵喵叫唤,也只能扰了你清梦。你凑上前去逗一逗藏了利爪的肉垫,就已经可以明媚一整天了。
——
在哪里呀,哪里呀。苹果被咬了一口掉在了湿润的土里。是充斥着恶狼愚民叫喊的村落么,还是悬挂着无尽鬼魂的列车上。孤女敲响了牧师的门,被得知互寻却是开心了很久。厚重的黑色袍子下是什么,以为是冰霜雕塑般的容颜啊…却不知你可以融化万物。风在呼呼的吹,我的大人。政客隔墙密切的谈判,纵使想要坦然,也挣脱不得灌入耳中的声音。猫有些畏缩得用不太蓬有些脏的尾巴扫你的脚踝,不得不说,我亲爱的大人,你的皮肤光洁细嫩,想来精贵人家牛奶泡浴。煮温的牛奶盖过麦片,在爱抚下凑上去舔你嘴角余留的奶渍。瓦片里的水快淡忘了…一横一竖的世界里能添只捣蛋的猫么?
猫被剪了利牙,毛发杂乱。引以为傲的爪尖被黑商骗走。你施舍苹果,顾周全。还不知道你的决定呢,就擅自跳进来了。
——
趁你不备就钻进了怀里,扑上平整的纸张,当手忙脚乱摁住爪子时纸上已经画了几道线条。恼不得,怪不得,我是你最爱的小猫咪不是吗。
——
我亲爱的大人啊,你温文尔雅,知识渊博,如同寒冬晒暖冻红脸蛋的太阳,不刺目得捂化了裂痕。谁不喜欢您呢。您呐,轻而易取得登上塔尖,太阳献殷勤得将你的餐桌布满美食,皇帝想交卸权利赠你,无尽无穷爱戴……美妇人的纤纤玉指企图抚摸你的脸庞,可以咬吗?
可怕的占有欲呐,牛奶是我的,赠我牛奶的你也是我的。
——
喵—喵—喵。
我亲爱的寿星。猜猜什么意思?

评论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