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除夕夜(安艾)

   “咕”后紧传来安迷修嘶得一声抽气声,在本来及其规律的剁肉节奏里显得格外突出,“你怎么了啊,切到手了吗?”艾比本站在矮凳上看着锅里水是否煮沸,背对着安迷修也没听个真切,急急匆匆跳下来还带翻了椅子。“艾比小姐,小心摔…”话音还未落,他的红发姑娘已经凑过来看他手指上着实明显的一道口子。

   “你快去擦药啊…我才不想吃带血的饺子呢…”一脸都是我才没关心你的表情,见安迷修只是笑着看她不动,迟钝得涨红了脸。红扑扑的脸蛋就像家门口贴的春联一般,气得锤了两下安迷修的肩。

  安迷修和艾比在一起大半年了,也就是说,这是他们公开后第一次在一起过年守岁,埃米早就知趣得选了个新春旅时间去国外旅游了。因为拒绝狗粮,连个视频聊天都不肯,明信片也不寄,气得艾比直咬牙,然后窝在安迷修怀里给埃米文字聊天。

  饺子皮是临近小年夜时,安迷修和艾比出去采购时特地绕路去买的。因为传统来讲年糕啊饺子啊圆子一个都不能缺,米面店门口拥挤一团,好在没把安迷修的宝贝挤得鼻尖泛红。

  他俩不太在意南北过节差距,向来想买些什么买什么。想到饺子也不过是朋友圈里凯莉晒得八宝蒸饺香气要突破屏幕了。挑挑拣拣,决定在绞好的肉馅里加上甜玉米粒和鲜虾仁,无论是酱油熬底拌着吃或是香油陈醋做汤都很搭。

  虾仁莹白新鲜,颗粒饱满,去了虾线放在玻璃碗里备用。嫩黄色的玉米粒是刚从罐头里捞出来的沥了多余的水,这是个老牌子了,水果玉米粒清甜,粒粒分明。以前偶尔他们也拌沙拉时加点这款玉米。

  一沓饺子皮,一小碗清水,和好的馅料。包法比较简单,艾比很快上手,甚至自学叠了个花边。“诶…你看!”她献宝似的将包的最好看的一只递到安迷修眼前。若是晃了神,可能会隐约看到抖动的猫耳朵。

   “哇,艾比小姐真厉害…”趁艾比低头拨弄几张粘在一起的皮,安迷修蘸了一点保留的面粉点在了她的鼻子上。

   “安迷修你?!完蛋了!”艾比一愣,直接拿还没掰开的饺子皮甩到眼前人的帅脸上。等两人打闹完了,灶上的水已经开了两回。待饺子下锅,那锅里的水声嘟嘟囔囔,宛如揉着被抹上面粉的鼻尖的艾比,嘀嘀咕咕着。

   两人都不喜欢蘸辣,就没有额外去熬一些呛人的辣油。一个碗添了些陈醋加少许白糖,另外用锅熬了些酱油,加了葱末,芝麻油的香气溢满了厨房间。
赤豆年糕上了蒸箱,饺子已经在锅里咕噜咕噜得预备盛出,安迷修从橱柜里拿了两盘子出来,身侧艾比正站在矮凳上看着冒水花的锅。“艾比小姐…”安迷修将盘子放在桌上确保不会掉下来,“嗯呢?”

安迷修亲了亲他姑娘的额头,“有您一起过年,真是太好啦。”艾比怔了怔,“当然啦—姐可是…”“世界的珍宝。”安迷修接过漏勺,单手将艾比从矮凳上抱下来。

“把饺子装在一起吧…看谁运气好,吃到硬币!”艾比揉揉发烫的耳朵,指了指安迷修本打算装饺子的两个白盘。“也好呀,艾比小姐明年肯定好运。”

“安迷修,啊——”艾比抢先夹了个饺子,在料碟了蘸了蘸后伸到他嘴边。安迷修笑着咬住,含含糊糊得夸艾比饺子包的好,“咦…”突然察觉不太对,吐出了枚硬币。“噗嗤,这是艾比小姐给在下的好运呀。” “那当然。”

红发姑娘的脸颊和她的头发一样红,包硬币的那枚饺子用了不一样的纹路花边,当然好认啦,安迷修就是个大傻子。艾比夹起一个饺子,蘸了点醋,边想着。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
关于饺子装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不分你我的寓意啦w

拜个晚年

评论 ( 2 )
热度 ( 21 )
  1. 喵玖(*/∇\*)黎褚 转载了此文字
    棒极了!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