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Guess(安艾)


迟到的艾比生贺
cp安艾
喜欢的话给你爆灯

    安迷修起床时,揉了两把睡炸了的毛,眯瞪瞪得盯了会闹钟。指针嘀嗒嘀嗒得转着,他突然一激灵,想起来今天的特殊,就宛如孩童早早在特定日子上画好了红圈,候着守着那天的到来。
   他将蛋液均匀抹在面包表面,又推入了烤炉,等待香甜的面包上好看的焦糖色。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珍藏的国外友人赠送的巧克力酱和杏仁,储物柜最高层的糖粉和抹茶,从农庄吉姆大叔那里挑选的新鲜柠檬和芒果,细细磨碎的可可和咖啡豆…皆是精细得排成排在料理台上,又仔细得密封好。
    孩童,倩影,老人,咯咯的笑声和一声声的打扰没个停歇,今天的生意照旧的好啊。趁着没什么顾客的午间,伸个懒腰卸了围裙,放凉咖啡的同时,安迷修清点了木质架上所剩余的面包数量,嘟囔着劳什子法棍没有果酱三明治卖得好时,艾比推开门进来了。
     不得不说,今天艾比小姐的着装比上次初见得体很多,自然是没有什么嘲讽的意思,但是那么可爱的小姐穿得养眼不也是一道风景线吗?安迷修本透过橱窗在转弯角就见到这姑娘,只是以为她恰巧拐到这条街去买些新的颜料罢了。
    “咦…在休息?”艾比将灰色带白色纹路的手套卸下,歪歪脑袋,见只有安迷修和所剩无几的面包在架子上,却习惯性的坐上了老位置,临近柜台的高脚凳上。“午间人少,正好补货呀。面包有点少,真是抱歉啊艾比小姐。”安迷修照旧将面包篮重新排好位置,并碎碎念着要补多少个巧克力松饼。
     艾比今天似乎出奇了的耐心好,饶有兴趣得望着安迷修像念经似的背着数量,偶时还一拍额头说句糟糕。虽然期间时间很短,安迷修也知道不能让小姐等太久,但这感觉却让艾比至今都会咂咂嘴得回味,莫名是种结婚数十年的默契和安逸。
   “让艾比小姐久等了…”安迷修将念咒的数据一股脑记在乱糟糟的记事本上,龙飞凤舞的也不知有没有搞错,避免尴尬的下意识摸摸鼻子反倒是摸了一鼻子的铅灰。
“噗,傻子。”

    艾比将围巾整了又整,也没挡住不知是冻红还是怎的泛红的耳尖尖和脸颊,也不等她说明来的目的…“那…那个,艾比小姐晚上有空吗,今天会有灯会可以邀请你一起去吗?”安迷修将棉花糖撒在泛着厚奶沫的热可可上,将专属的马克杯推了过去。
    杯壁是有规律的浅粉到深红色的线条搭配了一颗桃红色实爱心,杯柄是茶色和奶黄相间的条纹。艾比轻轻呼了两口气,抿着温热的甜可可,浅粉色的唇上被抿出了一圈奶沫。
    安迷修下意识拿手巾帮她擦了擦,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宛若在企图捋一只还没有归属感的陌生猫咪的脖颈。“行哇—”艾比小声地回应然后企图用喝可可来遮掩脸红,又一想到刚手巾片段的暧昧粉色泡泡,差点呛着。
   “艾比小姐喜欢巧克力吗,还是抹茶,或者芒果?”安迷修下意识看了眼料理台排的宛若士兵的队伍,见艾比托着脸盯着他,止住了报幕般接下来的咖啡柠檬和香橙。两人都静得无声,安迷修却脸乍得通红,“在下没别的意思,只是在研究新的蛋糕口味…”
连撒谎都不会说圆的傻子,活该以后被老婆牵着鼻子走。心里吐槽的艾比倒是不知道这把自己也绕进去了。
   “苦瓜奶茶和巧克力熔岩比较配吧,不过柠檬慕斯也很清爽。”艾比搅着刻了小爱心的勺子,一本正经得胡乱答非所问着,余光扫着安迷修悄悄将可可粉和柠檬拎出了队伍。
    艾比端详了会挂在招牌下的新品酸橙挞介绍,然后托腮看着他给甜甜圈撒糖粉。新炸出来的甜甜圈还滋滋得冒着油,焦黄色配着雪白细腻的糖粉,令人看着颇有食欲。“诶,安迷修,我记得以前的会有粉色夹心的果酱。”艾比指被安迷修切下来一小块的甜甜圈横截面。
   “啊—前街的伊莉雅小姐说树莓酱太甜了,所以近期做得没夹心…不过艾比小姐喜欢的话,在下可以——”“不用啦!椰奶冻还没好吗,姐要回去啦!”艾比跳下高脚凳,抖了抖枣红色的披肩,撇过头去不再看那些香气四溢的甜甜圈。
   “那…在下能邀请艾比小姐一起共进晚餐吗?”安迷修将精细包装好的椰奶冻放进纸袋里,越过吧台递到她手上。“你不邀请那些天天来看你的小姐们吗——”红毛小狐狸的尾巴气炸得蓬松毛绒,小脸难掩气鼓鼓的,气势却越来越弱。也是哦,她也不过是来光顾面包店中普通的一员,就像她如今在拈酸吃醋的姑娘们的同类。
   隐形的小狐狸耳朵都塌下来了,艾比拽着的纸袋刺拉拉的捏紧,“抱歉…失礼了。”艾比低着头揉了揉鼻子,赌气得打算以后走远些路去另外一家面包店,面子丢大发了。可越这么想,眼泪却吧嗒吧嗒得掉了下来。
    好希望有条裂缝能凭空长出来,好躲进去不出来。或者时间静止算了,这样谁也窥探不到艾比的小心思,以及扑腾扑腾跳动的小鹿。
  
    是的…她喜欢上了一个呆子,一个傻乎乎白长一张帅脸只会尬聊所以如今依旧单身的呆子。可是这个傻子,对谁都一样的好,不是吗。不仅仅是她艾比,不是吗?
    安迷修连忙把铺满了糖粉和果酱味道的围裙脱了,没犹豫的蹲下身给艾比擦眼泪,一手轻拍着艾比的背。
   “艾比小姐别哭呀,本身晚上想给你一个惊喜呢……寿星可不能哭的呀。”

他温柔的声音就在她耳边,他温暖的手正安抚着她焦虑的情绪。
她断断续续得哽咽着,感觉被欺负惨了一般。发尾带着第一次见时的柑橘气味。

   “呜……我猜到了…你给我做蛋糕,谢谢…谢谢你。”
    艾比受不了自己这副样子,哭哭啼啼的就像住在阁楼下失恋就哭嚎酗酒的苏珊一样丢人。她打定了主意,明天就去城镇另一边应聘,然后和房东解约,然后…然后再也不来这家面包店,再也…不见他。
    见艾比一点点从他手中抽出了手巾,他将艾比手巾揉乱的碎发理顺,然后凑到她耳边说,
“那,艾比小姐有没有猜到我喜欢你呢?”

   趁着艾比愣神,他笑着将艾比抱起来转圈。
“你你你——放我下来!!!”

“艾比小姐生日快乐呀~”

谢谢♡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