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The Next Day <1


     仁慈的主啊,您可愿保佑保佑您的子民渡过这场劫难。
     无知的神职终将被赶下圣坛,愚昧的平民被同胞推搡放逐,痴傻的狼人在夜幕下自杀。女巫的毒药会自我饮尽,预言家的脸上透露着难以言喻,猎人的子弹还未上膛,狼人的爪牙却被拔了个干净。
滴答,滴答,滴答

Hey,你是谁?
The next day is coming.

——
凹凸狼人杀主题
暗黑(?)系列
不喜勿看,不接受撕逼
Cp暂且不公布,所以都打单人tag
——

     当金扶着格瑞推开里面动静最大的一扇门时,人员到齐了。
    “哟,这是怎么啦。”凯莉侧坐在一张布艺沙发的扶手上,含着颗奶糖,声音含含糊糊得又特意拖长了调子。戏谑的口吻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没人接话。毕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对待周围保持警惕性也是应该的。关怀的目光和幸灾乐祸的眼神交叠着,格瑞轻轻地哼了一声,紫罗兰色的眼眸瞥向另一方向的人。
    “格瑞他伤到脚踝啦—不过大家怎么都在这儿啊?”金扶着格瑞坐到另一张沙发上,一边回话。思维跳脱且简单,回应他的依旧是一片死寂。他们无一不是金曾经认识的人,帮助进退的人,欺骗过他的人……
      丹尼尔宛如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的 那只丑乖的柴郡猫,先在半空露出了俊朗的脸,渐渐是服帖的银发,最后是身体,清了清嗓子,示意要放送通知。
卡米尔摘下了左耳的耳机,端坐在沙发上的人轻拽凯莉的毛衣,角落那边细细碎碎的交谈声也慢慢消得干净。
     “各位选手…很荣幸向你们介绍——这个真人游戏,不过大家应该都玩过,狼人杀。”丹尼尔的露齿笑是他的招牌,不过目前是没什么女孩子会冲他犯花痴。9位选手,大神到小白都有,相同的点是对后面通知的紧张推测。
   “当然啦,大家基本规矩都知道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身份在午夜公布。在晚宴前都可以自由活动————不过,因为地点有限,可千万别尝试离开这座城堡哦。”

     如同出现时一样,丹尼尔慢慢消失在半空。相同的时候,每位玩家手里都得到了一张安排表。“诶—格瑞格瑞,我们房间号挨着诶!”金粗略扫过自己的纸,又前倾搂着格瑞的脖子看他的房间号。
     “金…我真服了你…该不该感谢丹尼尔没把身份放在纸上?”凯莉被金这一声喊惊得险些没坐稳,随后右手拍在脑门上做默哀状,身边的身影悉悉索索发出轻笑。“走啦,回房间。”卡米尔身边的人戳了戳他的肩膀,看卡米尔面不改色得在继续打一盘竞技游戏。“哦,马上。”
     另一边角落里的交谈声消失了,先是带跟皮鞋的声音愈渐变小,一声嘟囔的正太音紧随其后,“诶呀,你等等我啊——”
     卡米尔将另外一耳机也摘了,散乱的线仿若一秒认亲般纠缠在了一起,他眯着眼侧耳恰巧听到,啊,小老鼠吗。
     在西洋棋盘上撒上一把珠子,除了能听到毫无规律的掉落和翻滚声,还有被撞倒甚至掉落的棋子,不光是失去了光鲜亮丽的外表,甚至伤害了肌理,若是无人清理,大概就是默默积灰。真可惜诶,主人没什么兴趣去拾起自我放弃的棋。仍在棋盘上的,除了定力,大概也饱含着运气吧。
      凯莉快速得阅读完本身就文字不多的纸张,下意识将下巴磕在主座上人的鬈发上,“嘿,不去房间看看么?”“哦,那走吧。”两道倩影也随之离开,空旷的客厅只剩了卡米尔和等他的人,他盘腿靠在沙发的一侧,并不算很舒适,但是够令人清醒。蓝色如深邃海洋的眼睛环视了一周,有些踉跄的站起,试着使用元力却没有任何的动静。“狡猾啊,卡米尔。”
     眯着眼的人装作没看到卡米尔瞥来的带杀机的眼神。“不过嘛,游戏规则要好好遵守哦。” 还有一句他没说出口,不过卡米尔明白,狼人杀可不缺乏规则死的先例。“切。”游戏机微微发烫,耳机绕了两圈不再发生杂音,塞进藏青和乳白拼色的夹克衫口袋里。大理石的旋转楼梯,微微泛光的壁灯印着前后的影子,几近无声得走向二楼的寝室。
      凯莉冲住对门的那位挥挥手,便忙不迭将门掩住了。她贴着冰凉的门,恨不得不顾形象的深呼吸,安抚自己心情同时,随着自己好奇的心参观这一间门牌标签上写着她名字的专属房间。
      松软的枕头上放了一块包装精美的酒心巧克力,角落的欧式立灯将带小骷髅的绳一拉会有海蓝色的光,正对洗手间有一整面全身镜。她推开衣柜,本来猜想会不会有些恶作剧般的白骨或是蝙蝠什么,出乎意料的,是一排礼服,款式从经典到时兴,下意识凯莉去抚摸了把排在第一的裙子,系带式的小黑裙,微微蓬的裙摆。
……
    “凯莉,要走了。”生硬的两声敲门声,吱呀得开门隐约还听到了金的呼喊声。魔女藏住了尖锐的牙,埋住了禁不住上扬的嘴角。“哎,走吧。”

哒哒…哒……
   
    晚宴呐,盛装出席兼发表言论,席间有说谎话的圣人,有背后屠杀的背叛者,有捧着一颗诚心的痴人…爱侣啊,伙伴啊,知己啊…算个什么东西呢。
     滋滋冒油的小牛肉大概是三分熟,餐刀切开一角忍不住流出肉汁。细长的高脚杯斟了半杯红葡萄酒,若是需要,在伸手可得的地方还放着散发寒气的冰块。黄油甜香的土豆泥球点缀了黑胡椒粗粒和剔透的小虾仁。
席间很安静,纵使是平日活泼可爱的小姐也收了声,正签起土豆泥慢慢品味。金抬起来,刚想开口带动气氛就被身旁的格瑞拉了拉袖口,虽然不理解为什么阻止,但金还是正了下位置,没再开口。
   
    诶,谁知道呢,这是不是最后的晚餐。

     当刀叉的声音渐渐消失,众人也没谁起头打招呼或者打破沉闷,金侧头看了一眼格瑞。“大家…晚安?”
格瑞没做什么口头回应,扯着金的袖子离席,在凯莉回到房间前,到是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安抚人的悄悄话。
   “晚安咯?”对门的女孩将分神的凯莉唤醒,也没在意凯莉有没有回复便自己合上了门。
     床边的柜子上显现出了一张身份卡,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寻常酒店里 的小册子一般的普通。说矫情点,这大概是一张决定是屠杀者还是羊羔命运的卡片吧。
凯莉缓缓翻过卡片…


上面浮现出血红色的两个字。

——平民

Tbc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啦~
预计写大长篇,但希望有人看吧(比心)
希望得到支持并且可以在评论里竞猜本章未打出tag的角色是谁~
以及已出现角色的身份~
猜对的第一人可以得到小礼物哦www

评论 ( 2 )
热度 ( 6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