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叶楚) 酒精误事 上

     不知方士谦起了个什么话题,总之渐渐懒散无人说话的群开始迎来第二春一般冒泡,沸腾。黄少天拎着高英杰一个手癌发错的字,哼哼唧唧不饶人,直道他不尊重前辈。又被已经退居二线做顾问养老的王杰希护犊子给扯开了话题。他们纷纷分享了近况,纵使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仍然没被定义为过时得钉在了荣耀的八卦报刊上。但总有那些潜伏在亲密伙伴口中的内情,是记者怎么也剖不开的。

    比方说方锐夏休期奔去见林敬言,回来时脖颈红绳上挂的那枚银戒;黄少天时时更新的美食图册总会掉马的衣角,发梢或者虚化不了的爱人背景墙;或者说,肖时钦偶尔被要求视频闲扯还没来得及擦掉的脸颊上的淡粉唇印…还有江波涛聚餐抢着买单时不慎掉出某位嗜甜沉默星人放的奶糖。就连王杰希,也在不声不响中,和某个高调退休还活蹦乱跳的奶妈戴上了情侣戒指。

  他们曾经笑过,这群人里啊,最洒脱的还得轮上苏沐橙,这外表温婉随和的姑娘,一言不发公开了和同队莫凡的恋情,宛若护着宝藏的母狼,迫不及待得宣告主权。在圈里无数粉丝痛哭流涕失去机会时,已经规划好了接下来的小日子。苏沐橙说:"两个人啊,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有多花心思去经营,将来就有多顺心快乐。”

  那会楚云秀在她身边,直愣愣得盯着苏沐橙眼里藏不住的柔软,手上却不禁搅动冷掉的美式咖啡,都忍不住打趣恋爱里的姑娘是有多糊涂。那天阳光很好,咖啡店里放的歌是《信》,叶修顺道来接苏沐橙时穿了她喜欢的衬衫…

    “需要送你吗?”

  “不用,又没喝酒。”

  “哦。回见啊。”

  ……

  楚云秀恰恰睡醒时回想起这件事,忍不住伸手抓了抓蓬松杂乱的头发,闭着眼摸烟盒结果已经空了。撑起身倚着抱枕不作声,特别像个跟大人赌气要糖的小孩。其实鞋柜那儿还有半包烟,不过不是她平时抽的那种,是那个人的。他送楚云秀回来时留下的。

  -还好没踩一脚。

  这是楚云秀烟瘾有些上来时将它翻出来,直勾勾盯着时的想法。不过饿狼再饿也有忌口,她将烟盒翻来覆去得滚动,凑近鼻尖深吸一口后扔到了旁边单人沙发上。淡淡的烟草味,一面是令人提神清醒,另外一面就是深陷其中,半梦半醉。她想提神,鼻尖又凑近轻嗅,那是和他衬衫混在一起的味道,不难闻甚至让曾经的她安定。但不凑巧,现在的她醉得一塌糊涂。

  --

  楚云秀酒品很好,不会酒后失言或者乱性,她之前也试过单枪匹马喝垮了大半个联盟拼酒的汉子,在她退役宴请那天,却醉在了替她挡酒的那人怀里,纵使她老是笑那人一杯倒还敢替。嘟嘟囔囔。她在车上哼着歌,还乱说着闲话。

  醉酒撒娇时的楚云秀,提出的要求谁也拒绝不了。她像猫一般突然蹭胳膊,低低呢喃些有的没的,抓着他的肩膀当是个猫爬架,含糊却较真的咬着清楚的字,“好难受哦…”“呜,我要吃冰激凌。”她贪恋那块宽且厚的肩,沉沉睡去妄想美梦又被喊起哄着喝不知道哪儿来的醒酒汤。她嚷着烫想延迟个半刻,却被那股子萦绕他们俩的味道所吸引。它缥缈无助,又结结实实得勾引着楚云秀凑前去。

  她本能得凑近,咧着讨好似的笑,和平日见大小镜头记者时露出的礼貌笑容不同,残留着正红色的口红,却像个孩子似的在他脸上轻轻地蹭。叶修平生第一次险些拿不动烟,楚云秀闭着眼,慢慢地挪到唇边微微顿住,像在犹豫不决或者挣扎是否要清醒。她不知道的,那人哼了声,抚住她的后脑勺渡了口烟的气息,在唇齿之间,直到见她皱紧眉头时委屈巴巴的模样才松开。楚云秀夺过了烟,烟嘴刮擦着她大红色的唇痕,就像那人半边脸上印记一样,宛若宣示了个主权,纵使只有那一夜,短暂的,残喘着。

  耳朵上悬着的负担被轻轻摘了,纵使这个摆设在众人面前被赞扬许久,本质也是好看得要命的宝石,只是沉且累。这是她很久以后回忆起来才意识到的……

 ---

  接下来的事情她记不清了,第二天醒来时,两人呼吸贴近,酸胀的脖颈和一动就疼的腿,甚至她还看到了那人背部被指甲划得红痕迹。她只觉得脸颊胀得发烫,淅淅索索里那人的手环住了她敏感的腰,还有逼近的笑声。

  她醒了,脑里是无穷尽的浆糊打转,闹得心慌,不像酒醉时的快乐洒脱。她觉得她还梦着,纵使她也幻想过和叶修婚后生活:阳光很好,一起赖床。只是是在属于他们的家,是一种安定的状态,而不是在某个酒店的床上,残留生疏的味道。说来羞愧,她这份心思藏在绝望底下,一次也没见过光。所以无名无分,却卷在了一起,算什么呢。前几天她还从舒家姐妹闲聊八卦里听到叶修在相亲的事情…


  嚯,头痛欲裂。


————————tbc


hi,咸鱼黎翻身撒盐了x最近可能挖挖短篇坑。按心情缘分和乐乎宝贝热情回应程度更文(???嗯?)

最后依旧欢迎扩列

要企鹅号请评论qwq


有机会翻牌: 王楚 周楚 江周 ¥%……&*


评论 ( 18 )
热度 ( 36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