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糕团系男朋友

       楚云秀以前不怎么爱吃糯米类的糕点,因为她肠胃不好,其二是觉得黏黏糊糊糟蹋了味觉,直到她和她的年糕系男友周泽楷的熟识,也没怎么改变这个观点
  ……
  但是男朋友是真的真的很甜啊——
  
  “……喂”楚云秀在铃声不厌其烦地响了三四轮后,才磨磨蹭蹭得抓起来,同时低低地长哼了声,长腿一伸一勾,抱紧了奶茶色的被子卷。

  “hello,楚队好呀,希望没打搅你的美容觉。是这样的……”江波涛的声音和周泽楷的呼叫来电名称依旧是相当搭配,她都没质疑一两秒。

  所以在她枕头边神枪手玩偶陪着主人睡第二轮前,就听着她这样迷迷糊糊得答应了一个潜台词叫做约会的S市一日游。
  --
  当周泽楷端端正正坐在烟雨俱乐部的接待室,乖得宛如即将被审讯的小学生一般时,烟雨的现队长李华急call这个退役了还不让人省心的女魔头,同时也觉得头皮发麻,天知道楚云秀的起 床 气有多阴晴不定得爆发。
  “……靠。”乖如烟雨现队长,可是联盟出了名的好脾气有礼貌,常年霸占英语作文男主角的老好人,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对着周泽楷期待到焦灼的眼神,欲言又止又不得不言…
  
  【天哪,今天江副也下岗了吗】
  江波涛坐在轮回训练室里打了个喷嚏,恰巧旁边有脸凑过来听恋爱秘籍的杜明,是那么的巧,天赐良缘
  啊——嚏 
  江波涛:……
  杜明:……
  江波涛:这是意外
  杜明:哦。
  
  李华又打了一通电话无果后,对着周泽楷耸耸肩,“队长把我拉黑名单了…周队你试试打她电话吧。”说罢,又接了另外个电话,急急忙忙往门外走。
  “嘟——嘟——”周泽楷觉得喉咙有点哑,手掐着大腿处的牛仔裤,瞟向了茶几上已经快冷透的茶水,“喂?”茶杯一颤,水有些洒出来,还好只是泼在了桌上,沿着边淌下来的几滴水哪有现在他心跳声重。
  咚-咚
  “周泽楷小朋友?下个楼呗”楚云秀的声音有点闷,想来时抽了根烟后略带沙哑,还轻轻咳了两声,可能是被迎面吹的风裹着烟味呛到。
  “前辈,抽烟不好。”
  周泽楷故作严肃得对着楚云秀,企图扮成凶相能让这不长记性的烟鬼记忆深刻点,却换来了眼前这姑娘笑嘻嘻地踮起脚的捏脸。
  “嚯,小朋友那么上赶着教育人会没有女朋友的。”楚云秀满不在乎得耸耸肩,将烟灰熟稔得掸了掸后,瞟了一眼身旁不理人的周宝宝,只好把烟掐了顺带还弯腰扔进了转角口的垃圾桶。

  他们走在老街上,由于今儿雾蒙蒙的风又大,也没行人注意到这对戴着口罩的男女,楚云秀的伪装是大圆框眼镜和低马尾配白色绒球,她步速总是恰恰超一些周泽楷,虽然不排除某位大朋友特意慢下来,所以那两绒球随着不平的青石砖一颠一颠,周泽楷看得有些晃神。
  在慢慢悠悠介绍老街吃食时,又转了个弯,拐进更细小的巷子,西拐八绕酷似迷宫。周泽楷突然跨前一步,轻轻地拉住楚云秀宽松的袖口。

  “怎么啦,小周?”

  楚云秀正打量着眼前这路口往哪条巷子拐,却觉得左手袖口被牵住,不经疑惑。
  “怕丢。”
  要命了,这个一米八几的小朋友红着耳朵还要牵手手才能不迷路的套路……楚云秀心里砰地一声,小鹿摔老街井里了。迎着这无辜又单纯的眼神,她觉得周泽楷该和方锐一起去看看眼睛…方锐当年十八般武艺追苏沐橙都没那么深的套路。

  “噢…反正也快到了。”

  楚云秀感觉她老司机的生涯栽了,若是苏沐橙在一边可能已经笑到岔气了。周泽楷低着头注视着那截杏色袖口里的纤细玉手,想下次就要牵着那双手宣告主权…其实弯弯绕绕又走了十几分钟,但周泽楷远远瞧见糖芋苗巨大的手写招牌还是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纯红糖慢慢熬成甜汤,芋头煮得粉糯,盛进白底蓝花碗里,再撒一揪桂花干,甜香扑面而来。周泽楷没多爱这味儿,但看身边心上人吃得香也是另外一种愉悦感。今天的楚云秀不像往日摄像头前那般强势,口红选得公关决不允许她往嘴上抹的奶茶色,驼色的低跟短靴也让他们恰恰凑了个最萌身高差。糖色的甜汤在她微丰润的唇上润了又润,显得有些亮晶晶甜丝丝,周泽楷忙低头对着自己的几乎未动的瓷碗,喉结一动,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楚云秀不自知呀,她还以为周泽楷酷爱甜食又不敢多吃,只好盯着糖水碗没所动作,所以愣是厚道得带周泽楷逛了好几家老字号的点心铺,指点了一片雷区。

  “其实你吃不下也可以分给你战队里那群人。”楚云秀见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东家的饼西家的糕,整个人都像散发着甜味的苏州特产代购。周泽楷咬下唇,低头看了眼手表滴答滴答在转动的秒针,还是下定决心冲她摇了摇头。

  “噢——”楚云秀似乎想起什么,垫脚拍拍周泽楷的肩,笑嘻嘻地出谋划策,“那你偷偷藏起来吃,别被他们发现。” 
  “嗯!”若是人能兽化,那周泽楷这匹狼肯定把尾巴晃得比狗还敬业。“前辈,喜欢糕团吗?”
   其实烟雨所在和轮回所在城市离得不远,口味相近,糕点也相似。周泽楷知道,楚云秀也知道。但两人都默不作声得装作离得很远很远,得乘飞机跨越半个国的那种。
  也不知道是得体的礼尚往来,还是隐晦的下次邀约。 
  楚云秀歪着脑袋想,还是说了实情。“不太喜欢…”狼耳朵塌下来了。“不过还行啦…小周喜欢哪家店?”
  “虹口。”
  “噢——我听沐沐讲过,是不是有个双酿团很好吃?”
  “对,还有蝴蝶酥,下次…。” 

  “下次我来S市记得带我。你再不回江波涛,他就要报警我拐卖轮回财富了。"

  楚云秀指了指江波涛锲而不舍拨来的电话,遭到了静音对待。周泽楷皱眉委屈,不过听到她口里称呼亲疏,又开心了些。若不是江波涛拼死拦着,大概第二天清晨,糕团店门口就要惊现某位轮回的希望在一群阿姨奶奶里排队被曝光了。
  周泽楷没那么喜欢芋头,觉得它粉糯但一点都不粘,没有身为甜食的精华所在;楚云秀不喜欢糯米类的糕团,韧啾啾得一口豆沙馅可能还有拉丝…没关系,对方喜欢就好。来来往往的动车票沾了甜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单人的往返车票变了个魔术,从不落单。
  
  那天,是个大晴天。楚云秀正指导新上任的小元素法师一个细微操作失误,接了一通她黏糊糊的暧昧对象电话。
  “前辈,想你……那儿的糖芋苗。”楚云秀还是没脸皮厚到哪里去,听了个开头就赶忙戴上耳机,连带着奔去了门外。
  “还有呢?”楚云秀挑眉,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小骗子又有什么花招。仗着如今她退役闲散在家,友爱后辈推不了约会,常来匆忙刷存在值。
  “还有…海棠糕。”底气开始不足,事实上周泽楷前两天还漏了馅,带着云秀在S市七拐八绕晃到了个大多小食和苏州相似的街,无意间得知周泽楷一间公寓就在这街边上拐个弯…
  “我们离得那么近,有必要为了吃食赶来赶去么?”楚云秀都被逗乐了,想象着对面的小朋友绞尽脑汁提高生存欲望。
  
  “那…你愿意嫁到S市来么?”这句话,是背后和电话的二重奏,是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甜味。
  
  
 →→→→→→
hello,我来啦x
希望大家喜欢鸭,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下一篇周楚正在努力产出♡
一句话方橙☆
  
  

评论 ( 14 )
热度 ( 36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