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王楚】糖or醋

我想谈恋爱了。

         她嘟囔着,身着酒红色的抹胸鱼尾裙,紧致的锁骨,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她轻慢地晃着红酒杯,微微笑着,离我有两三步的距离处,整理秀发。

哦。

         我还能够说些什么呢?毛遂自荐?那不是我的风格,虽说还是暗恋她。苦笑。

还请王队帮忙牵线呐。

        她抿了一口酒,暖橙色的吊灯斜射的光,令唇色很诱人,唇大概也很甜吧,没给我余留回复的时间,就离开了,走向人群,不变的冷漠的笑容。她如同一只蝶,很美很艳,但只能够远观,难以近距离接触。捕捉在手心,便失去了所有的美。

        她卷发略乱,刚刚染成栗子色的渐变,来到休息室的沙发一端,离我一臂的距离,。

        冲我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便侧身靠着,似乎很累的样子。

无力去与她谈心,因为不够格。

         我只好安静地继续坐着,闭上眼,听着愈发剧烈的心跳。她睡着了,侧颜很美,看似乖巧,似猫,在睡着时毫无防备心。

唔……

         醒了,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张望了四周。

杰希你在啊

         毫无意识形态下的称呼么?我看着她泛红的脸颊,不由得嗯了一声。

嗷…

      她惬意得伸个懒腰,看着茶几上有杯红茶,便拿起了

诶………

我忙要阻止,却见她已喝下小半杯,“我喝过了”未说出口。

间接……接吻么?

什么事?

她将杯子放下,长呼一口气。

我送你?

        门口碰到了那对双胞胎,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都看了一眼她然后对我轻声说“好好照顾云秀姐。”

她拽着我的手臂,坚持自己走,高跟鞋那悦耳的声音此刻有些尖锐。

         接下来有一段台阶,大约二十几步的样子。我看着她,她也抬头看我,略犯迷糊又有些柔弱感。这时候的模样只有我欣赏到。不由得内心愉悦。

我伸手抱她,她没有抵抗,顺从的搂过我的颈,咯咯地笑,一只失去利爪的猫,肉垫很柔软。

这几分钟,我们近距离接触。

         将她抱入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她已睡着,有些轻声的梦话。

嘟——嘟——

        给李华通电话时大概把她吵醒了,她看向我,眼中似乎有两颗小星星,很微小却极其夺目。

我想去你家…………

不行。

        她拖长了音,如同逗着孩童,尾音上扬,心情舒畅。

吃夜宵。王杰希你不能小气啊!

         她轻声笑,因我被她所戏弄?也许吧。

好吧…

         不由自主地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她闭上眼,鼻尖碰到了我的手臂,潮湿的呼吸。

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她本微微抬头看着街灯一盏一盏的飞奔而过,浅浅的光晕笼罩着她的发间装饰的碎钻。

高一点,比我高至少十公分吧

         她偏过头,考虑了一会。

一米八一如何?

         我故作轻松,其实手心的汗令我有些握不住方向盘。

嗯嗯,挺好哒,最好还是打荣耀的。

         还是没有回头。正好红灯亮起,借着灯光,觉得她的耳朵微微泛红。

大小眼介意么?

         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然后一起沉默。车后面再三传来的鸣笛声,如梦初醒。

          她转过身,渐渐凑近我

别闹。

心跳加速……

咚咚 ——咚咚——

最好还姓王

她附在我耳边说






         到家了。

         我轻轻捏着她的下巴,两人一点一点靠近。她闭上了眼,睫毛轻轻颤着,似两只黑色的小蝶。意料之中,唇很甜

为什么还让我牵线呢,嗯?

        我冲她耳朵边吹气,感觉到脸颊瞬间的升温。

唔…想看你吃醋啊,结果还是冰块脸…

       她不满的嘟囔,双手勾住我的颈。

              其实蝴蝶捧在手心时,依旧很美

                     灯下背影重叠,微晃。

夜宵吃什么?

         她洗完澡,披着我的衬衫,长度刚刚包裹住臀,赤着脚冲着夜宵跑了过来。

饺子

无奈,帮她去取了吹风机。

杰希,怎么没有醋?!

啧,没醋,有糖要不要?

我指着自己,又俯身索了一个甜甜的吻


End.

这儿莫璃鸢

小学生文笔

求扩列

企鹅号2732597078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