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吴邪独白#

#吴邪#

       昨儿刚送了小花,他太累了真的该好好休息了。将他放进棺材时,我扶了把,轻的跟个小丫头似的。当年年少的轻狂,化为笑料的许诺嫁娶,随着那一铲一铲的土,埋到了地下。

        他选择埋在二爷旁边,随了他的心,单人墓也不寒酸。我折了枝海棠放在他坟前,蹲下去也耗费了我许多精力。就算我替瞎子的吧,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大概四处走走,不打算回来了吧,和他一起。

        这几夜多梦,总有个人在和我叨着不同的事,声音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了,毕竟人老了啊…我就慢慢听啊,估摸着也听出了个所以然。昨晚好奇问他是谁,他笑着说,过几天你也就知道啦!

        我本不信命的,这辈子经历了那么多曾想都不会想的事儿也就渐渐信了。看着院子里孙儿在玩闹着,突然想起那个老家伙了,大概还是那个模样,在人群中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就不一样啦,老态龙钟的,混在人群里顶多是个富老头。阳光很暖和,不想睁眼了。盘口很大,我也知道有多少眼睛盼着我松口,好在他们先离我而去了,我可以放心地去追赶他们了……

































毕竟啊,脱了吴家三爷的皮,我只是吴邪。

                                                                           by莫璃鸢.

欢迎扩列。

2732597078

评论
热度 ( 7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