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王杰希x你


       嫩黄色夹杂甜香的奶油玉米粒,择成小朵的黑木耳与细细切成末的香菜叶码在案台一侧。月白带黛色花纹的砂锅中番茄和大块半熟土豆翻涌着,浓汤的香味溢满了厨房。
        你踢踏踢踏地虐待着有两蓝色绒球的兔子拖鞋,推开有雾气的厨房玻璃门,“早……”他正背对着你将乳白细长的米线浸在凉水里。你环视了厨房的摆设,冷不丁地被茶勺反射的阳光晃到了眼,不禁揉了起来。
        王杰希侧过身来,“亲爱的,你这是……在,色,诱,么?”他一字一顿地话让刚睡醒还犯迷糊的你无辜的眨眼看他,低头瞧了眼着装,瞬时脸颊发烫,感觉耳根都红了。你穿着他的黑色衬衫,及大腿根,有几粒扣子忘记扣了,两不失丰满的雪团呼之欲出。
       “唔…!!”你转身推开门就跑回了卧房的卫生间,镜中的人两颊通红,你长呼了一口气,将扣子挨个解开打算换上自己的薄荷绿吊带裙。当镜中人将衬衫脱落的一刻,门“嘭”地一声开了,王杰希一怔,又猛地关上了门。虽然红晕又爬上了脸颊,但你却想逗逗自家看似处变不惊的男朋友。
        你倚着木门,“王先生你好像很尴尬耶。”对方似乎安静了一会,片刻过后,“噢?是嘛,王夫人。我可是看到过全身的。”你一愣正在思索怎么回击,门外又补了一刀,“还是粉色的。”不得不说,黄暴指数和脸皮薄厚,你都比不过他…
       “哦,没爱了,绝食以示清白”…他踢了踢木门,呵了一声,又道,“我去煮米线了,来晚了就没了啊。”过了半晌,外面似乎很安静,你趴在门上。
                          “王先生?”
            没人理 
                          “杰希papa?” 
           仍然安静 
       你打开锁探出了脑袋,蹑手蹑脚地走出来,还未考虑下步计划就被埋伏在此的他堵在了墙上,他低头咬你的耳垂,一字一顿地说到“不要清白了么,嗯?”你有些被吓懵,在他怀里哆嗦着,“啊……?”
         他将你抱起,轻轻把你放在床上,你像只刺猬一样立刻缩成一团……
       “米线呢?”你被他吻的迷迷糊糊时嘟囔了一句,“晚餐啊…”他的舌描摹着你的唇形,右手伸向你肩上的系带。

        “这比衬衫好脱多了啊…”他轻声道。



信我,我一开始是思念米线成疾才写的这个x

我还是写清水的boy!!!

评论 ( 2 )
热度 ( 66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