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不得不说,我有点后悔那么早来投胎,还运气不怎么样,这个晴明非啊,不是一般的非


我右手扶额哀怨的看着庭院里樱粉色的花瓣纷纷,盘算着能不能托梦让还不愿意“出阁”的那家伙来陪陪我


安倍晴明倒也没有苛待我,一觉睡到自然醒时才得知他大清早叫了一堆式神给我去刷御魂去了,非洲主人也有好处,我瞟了眼20级已满的标签,再瞥了眼小窝旁放在那里的两白达摩和五六个红达摩。


“大清早吃太饱可不好。”我打着哈欠推了三个红达摩给晴明,接过他手里的几个四星御魂还有三星凑数


唉,日子总是要继续过得


我被萤草那小丫头带着,一路上听她絮絮叨叨着之前发生过的事,雪女不曾言语,紧随着安倍晴明头也不回,妖琴师抱着他宝贝的琴在最后低头不语,夹在两座冰山间,某只狐狸轻轻扇着纸扇,笑的意味不明


“络姐姐,你可别被他这张脸给骗了。”出发前小草就凑在我耳边悄悄提示过了,当初看她一脸严肃竟忍住没笑出声,其实我觉得,我比那只狐狸,更上道,不过怕教坏小姑娘还是没说出来。


几场觉醒打得还行吧,就是雪女冻不住人,二突子突了三下,晴明罩子特脆,琴师被篡改成了普攻,小草见死不救。


我觉得对面的麒麟是被雷死的。


回来时,晴明左手捂着心口,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其实我觉得他应该肾疼,从山兔那儿听到的八卦


——晚上博雅大人常常夜访的故事。


其实我的预感不差,萤草被晴明喊去时,妖狐迈着挺风骚的姿势走到我面前,就差合上纸扇来挑下巴了,可惜,我加上蜘蛛比他垫脚尖还高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皮笑肉不笑得看着他将扇子合上又铺开,一副欲言又止便秘的样子,我已经闲的毛衣都勾了一圈时,终于,经典版撩妹台词出场了


“这位姑娘,小生久仰……”“避世百年。”“正值花容月貌…”“已是深秋。”“……音色闻之欲醉”“你逗我呢?”吓得我毛衣针都掉了。

 










毕竟天地相隔很远,望不穿

殊不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妖刀,笑死我了。”某人捧着腹不顾形象得毫无形象笑趴在小桌上,本是对弈的妖刀姬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傻狗,冷漠的瞥到了远处粘着酒吞的茨木,又很冷漠的听到了阎魔故作娇态的声音,“冰山~那你不理我了吗~”


冷漠的狗粮冷漠得嚼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