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你说——03 大天狗x络新妇

 

“佛绕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我打着哈欠趴在观众席上看着纤纤小草独战水麒麟,双方血量可观,晴明二突子跟雪女都阵亡,瞅着晴明黑黢黢的脸,眼中幽幽,将嘲讽强硬得咽了下去

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水灵鲤也是给自己打的。

昨天晴明兴冲冲得布阵,又求八百比丘尼算了一卦,帚神清理了庭院,我停下打的正欢的毛衣针,很幸灾乐祸的看着非洲晴明召唤新式神

不得不说……

他的画技变好了

符上活脱脱就是个大天狗低配版

不过有鼻子有脸的,比我画的好些

我瞟了一眼蜘蛛腿缠着的奶白和浅灰色的毛线,织得有些模样的网状围巾,嘿呀,那家伙如果来了,掉的毛也够我做个毛领子了,大冬天裹在颈间也暖和。

正在神往黑色的毛茸茸围脖时,晴明已经抽出了一妩媚妖娆的三尾妹妹,两条活动四射的鲤鱼精小姐,俩低配一目连,一骑鲤鱼的老爷爷……

 

其实我挺庆幸我是这个庭院第一只络新妇,要不然就只有被喂了的命运了

 

最后一张符……

 

神乐皱着眉头,盯着这张蓝色的万恶来源愣神,晴明拖家带口的吆喝了院子里所有式神来围观,企图增添一些欧气。

我靠着樱花树,小草坐在我旁边,毛毛球的手感真好,新来的跳跳妹妹仰着脸奶声奶气得说着家常,,脸狐在勾搭新来的鲤鱼,不过等会就要被喂了吧…我扫了眼坐得笔直的晴明,还有侧坐在另一边长廊上捧着羊羹的八百比丘尼身边,依偎着山兔和孟婆。源博雅倚在大门处,身边是背着箭筒正在讨教的白狼,以及做电灯泡的小白狐狸。

等待时间很漫长,我偏头右手捂着正打哈欠,半时被晴明一尖锐又急促的吼叫给惊着了-----------“狗!!!!!!”

 背对着他们的我感觉到了一阵风拂过……是他么……心跳慢了一拍……

未来得及转身喜极而泣,身侧小草笑得将脸都裹进了毛毛球里

“真是狗……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挚友雀的犬神走出了阵,向晴明行了一大礼

 

------

“你这家伙怎么又回来了……”妖刀姬磨着指甲,正和青灯行意淫大天狗千里寻情人后的一百种相遇场景

“自由散漫惯了哟。”青灯行咧着讥讽的笑容,低头看看齐整的淡青色指甲,无视来者满是怨气,猜测是不是那个丰满妩媚的姑娘一把将这杀千刀的狗踹了回来

“………………等我毛掉得够给她做围巾我再下去。”大天狗一脸死相的回到住处,轻声嘟囔着

偷听墙角的小鹿男表示他真的很愿意把他舍友的毛全拔了。

 

TBC

 

 

 

 

 


评论
热度 ( 7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