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褚

杂食,主安艾。儒系外皮,内里佛道半边。☆

似不是外面有人了!(博岐)

Cp博岐

私设前男友

不喜勿看,禁撕逼。

 

——谁长这么大,没几个黑历史男友!

 

孟美岐愤愤得将手里蹂躏许久的毛团扔到地板上,旁边宣仪托腮陪着她,却是安静地不像话。也是,这种事,怎么安慰怎么尴尬。

这次因通告来了101做练习生重新争取女团出道,手机电脑这类通讯工具自然是严格得被没收掉,她早就习惯这种忙得昏天黑地,除了吃饭睡觉也没别的想法。什么微博腾讯知乎鸡汤的,全扔脑后去了。结果这周刚开手机,就发觉平日没什么讯息的微信小号卡得分分钟黑屏。

那个前男友的事,宣仪是知道的。一见美岐本舔着难得的巧克力雪糕,开心得快起飞的脸渐渐沉下来,就觉得大事不好。斟酌了片刻还是拉着她去了旁边一间无人的训练室,用外套遮了摄影机后悄悄咬耳朵问她又出什么事了。

微博上热搜榜突然蹿出了某小号爆料她脚踏两条船,还深夜与导师私密交往。而微信小号上那个本在黑名单躺到下辈子的人,刷了一串小号申请,每个都带了个龇牙的黄豆表情。美岐狠狠地揉着太阳穴,恨不得钻进手机里扇那人渣两巴掌。

孟美岐上学时谈过个男朋友,追了不久就在一块,一头扎进恋爱之河里的她,对面嘴脸后的丑恶全被厚厚的滤镜挡住了。王一博后来总结就是恋爱少女岐,智商负数哭唧唧。虽然每次提了都被美岐摁在沙发上粉拳招架,依旧乐此不疲的循环。

扯回话题,毕竟年轻气盛,都冲动得很。分手于波也是没处理好,没下限的前男友经常骚扰或是威胁讨钱也是不是一两次。纵使当时的一段感情美岐连牵小手都没个几次,但,没底线,什么样的谣言不会造出来呢?

美岐将地上趴着的毛绒玩具又捞回怀中抱着,看着女伴也是一脸凝重的神情,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活像心肝宝贝揣别人怀里的紧张样子,反倒是先笑起来了。

“好啦…你先回寝室?我出去透透气。”

孟美岐拍拍宣仪的肩,先一步站起来跑了出去,却是没去顶楼的天台吹风解愁。

“叮——”

那个前男友的事,宣仪是知道的…那现男友的事,是除了他俩还没泄露任何的。

“叩叩叩。”

“吱呀。”

委屈的毛毛球刚想扑进男友的怀抱,就被一条白浴巾盖过整个脑袋,迷迷糊糊得被扶到沙发上坐下,正下意识想把浴巾拿下——

“别别别动,我还没— 没穿裤子!”

(……………………)

白毛巾遮住的孟美岐脸瞬间爆红,不仅觉得脸颊发烧,连耳朵都升温不少,再加上本有点揉红的眼睛,像听话又呆呆的白兔。

干嘛!不穿裤子开什么门!耍流氓啊!

她摸索着抽了两张纸巾,一顿揉搓鼻尖后连鼻子都泛红,更加呆呆傻傻且可爱得冒泡,奶乎乎惹得王一博恨不得揉两把脸撒气。

等乖巧坐着直到被王一博摘了浴巾,毛毛球突然连来找男友做什么事都忘了。

“噗…那还真是你的个性。”

两人坐得近,他刚洗完澡又浑身全散发着湿漉漉的水汽,没安好心的手却是无处安放,瞟一眼蓬松的发顶,泛红还未消的脸蛋,最后一脸死心的瞄了眼穿热裤所以展现出来的白皙大腿,还是揽过女朋友的腰,无声地宣誓主权。

“你是不是…看微博了?”

虽然自家忘性大的女友一眨眼就忘了急匆匆跑来找他的缘由,但对她不知是哭或是揉红的眼角还是心疼不已。

得,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大哥本见到男朋友打趣了几句已经回升的心情又一次降到了谷底。若不是空间不适宜,她大概想抱膝团成团来表达委屈。干嘛啦!腿长好看就像能脚踏两船吗!

“好啦…别那么担心,子虚乌有的都会散了的,毕竟大哥的粉都不是吃素的对吧。”

虽然是那么公式化的直白哄人,但他俩都知道,上升期这会有个绯闻都可能垮半边天。更何况被前男友爆更恶劣的谣言,还直指王一博及现在的节目。孟美岐越深思,越心里没底,手心凉的可怕。边捂着嘴忍着不哭,有下意识尽量往王一博怀里缩,一两声蹿出来突兀的嘤嘤声诉尽了委屈。

“这事会解决的…你不要担心了,接下来就好好训练知道吗,你上次——。”他安抚式得轻轻拍着女友的肩,正哄着却被打断。

“你…你不许冒险!”本来抽抽涕涕的孟美岐突然抖了个激灵,抬头捧着王一博的脸,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的眼睛。

“这这这是我没解决好的事情!我不想你陷进去…呜…我的原因…呜”也没硬气个几秒,又成了惹人疼的小哭包,奶声奶气得想搂进怀里哄。

“不会的,这事很快就会解决的,乖啊。”

他说的轻描淡写,就像明天早起用牛奶泡麦片做早饭一样平淡无奇。倒是今天舞台妆将眼角化得泛红,与哭红眼睛的美岐恰是情侣眼影配色了。

“干嘛!你似不是外面有人了!后台硬了!”

哭腔还没收回,口齿不清的含糊咬字。怀里奶岐还没抱热乎便是摇身一变的醋包。王一博歪歪嘴想笑笑不出声,将赌气蹬腿想逃离他怀抱的小家伙抱得更紧。

“嗤,那是…我身后可是山支大哥…”

 

——————

怎么说呢,写完觉得结局不好,但又改不动(……)希望有人提意见,也希望有人喜欢,靴靴。

评论 ( 2 )
热度 ( 134 )

© 黎褚 | Powered by LOFTER